向日葵下载安卓下载安装

  徐沉舟猛然撤手,无法相信自己听见的是什么。

  双眸骇然又狐疑地盯着云鬟,正欲再问,忽听有人道:“典史!”

  却是霍城去而复返。

  徐沉舟一怔间,云鬟已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在这儿。”

  徐沉舟眼睁睁地看她转身走开,竟无法动作,眼中满是震惊。

  霍城因见云鬟出现,便道:“方才我看春兰竟同那妈妈在外头,典史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云鬟摇了摇头,此刻已经无力说别的:“霍捕头,陪我回……县衙吧。”

  霍城心中无限疑问,见她神色有异,只得按捺,便随着往外而行。

  云鬟出了门,转身才要走,耳畔却听见有人道:“是徐爷的主意……”

  略镇定心神,云鬟回头,走到春兰房门口,却见翠羽跟鸨母都在房中,春兰正撒娇道:“只是好玩儿嘛,是徐爷求我的,还给了我许多东西呢。”

  翠羽道:“你还有脸说,给了你那许多东西,我费了大力气藏人呢,才只得一朵花?”

  鸨母不舍得打春兰,又怕得罪徐沉舟,闻言便在翠羽身上拍了一下,喝道:“作死的蹄子,还敢说嘴呢?这也是好玩儿的?老娘都要给你们吓出人命了!下次再来,看不揭你们的皮!”

  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

  正说到这儿,忽然见云鬟站在门口,忙又陪笑过来。

  此刻身后翠羽的房中,徐沉舟也走了出来,目光沉沉地看着云鬟。

  云鬟便看着春兰跟翠羽,对霍城道:“这两人跟徐沉舟涉嫌虚报假案,霍捕头带他们回衙门,等大人回来后发落。”说完之后,转身而行,从徐沉舟身旁而过,目不斜视下楼去了。

  云鬟出了胭脂阁,一路往回而行,身后的仵作孟叔看了她几回,见她神不守舍般,几次竟差点儿撞到人。

  孟叔担忧,便上前拉着袖子:“典史留神,是怎么了?”

  云鬟眨了眨眼,定神看了会儿,才认出眼前是谁,又转头打量周遭,见回县衙还有一段路,不过此地距离陈叔的铺子倒是近些。

  暗中吸了口气,云鬟只做无事状,道:“孟叔,你们先回衙门,我……有点儿事,待会再回去。”

  当下别过众人,便一路慢慢地往铺子而去。

  春日的阳光照在脸上,有些痒痒的,街头的青石板路上有几个小孩子跑来跑去,天真烂漫,因有两个认得云鬟,便跑来她身边儿,围着打转。

  有一个扯着她的官袍,娇憨笑道:“来捉我啊。”

  云鬟站住脚,低头看了会子,眼中才透出几分笑意,俯身摸了摸几个小家伙的头,看着他们灿烂无邪的笑脸,瞬间,竟想起鄜州时候,也曾有过这样一段时光。

  只不过这一次的记忆里,多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。

  跟赵黼有关的记忆,十件里足有七八甚至九件儿是云鬟不愿触及的,但是,在她心中弥足珍贵的那段童年记忆中,却忽然掺和进了这样一个赵六。

  当初在葫芦河的密林中见到那个影子,还未看清他的脸,身心的本能已经告诫不妙。

  后来……终于照了面儿,然而他的性情举止,竟跟记忆中那阴冷暴戾的人完全不同,起初也曾生出“报复”之心,所以在坠入密室之后,曾一度想抛下他,从此果然就一了百了了。

  然而竟无法。

  于是慢慢地想,不如就淡看吧,毕竟已经是新的一世,就算此赵六是赵黼,他也是……无辜的。

  而云鬟所做的,就是跟他一清二楚、互不相干罢了。

  这个念头一直都在她心底,早就死死生根,不管今世的他如何之不同,也始终无法变更。

  更何况后来随着上京,渐渐地发觉,此人原来“别有内情”。

  在恒王府,看他跟雷扬比剑、险些重伤之时,心里本还有些恍惚,以为自己是误会了他。

  可后来在建威将军府,他低头凝视,微微一笑之间,一切都已经戳破了。

  原来他竟那样善于伪装,至于他从鄜州开始处心积虑地接近,到逼她上京后不依不挠地不肯撒手,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她隐隐地猜到。

  所以等真相揭开之后,冰凉的心底,更觉恐惧。

  ——他果然是想报复她。

  终究无法安然相处,必然要有一个了局。

  然而……

  心突突乱跳,仿佛额角的血也跟着乱窜。

  小孩子们围绕左右,簇拥着云鬟来至陈叔的铺子,云鬟见他们叫跳的十分欢快,便强打精神,让陈叔拿几个钱出来,让他们自去买糖吃。

  众顽童大喜,纷纷谢过,便成群结队而去。

  陈叔见云鬟忽然来到,便接到里头,把她常坐的那把竹椅子搬了出来,又去泡茶。

  云鬟落座,却并未如往常一般招呼,只是定定地看着店铺门口,从外头斜铺进来的一道阳光。

  此刻因是午后,渐渐接近黄昏,地上的光芒泛出一股温柔的淡黄色,云鬟怔怔盯着,那恬和的色泽却在眼底跳动,逐渐变了色。

  竟变成了一股血红的颜色,血红之中,却仍有跳跃的金光,那是……血火交加。

  又来了,那于记忆最深处,埋着的最为深沉的噩梦,然而那同样也是……噩梦的终结。

  年前,才进秋时候,云鬟便听说一些北边的消息,听闻云州军跟辽军在边境大战一场,却因为被人在背后捅刀子,晏王世子因此重伤,几乎奄奄一息。

  当时正是桃花伞案发生之时,那消息就如飘在风雨中的那顶桃花伞般,绚丽妖异,凄凉无依。

  再慢慢,便听说朝廷派了人去西北,而世子也慢慢康复。

  消息陆陆续续传来的时候,已经是年下了。

  就好像是给先前的种种都画下句读,她也终于可以安心过一个好年。

  更因为白清辉的缘故,虽然接了典史一职,却让她觉着整个人都已经跟先前不同了。

  直到徐沉舟那类似的威逼,而她竟难以自制地失声。

  陈叔送上的茶,从滚开到慢慢冷却,门口的光,也从明亮变作暗淡。

  陈叔开始有些担心,正欲上前问一问,却听门外有人道:“怎么听说凤哥儿今日不在衙门,是在可园么?”原来是周天水来到铺子里打望,顺便问了一声。

  陈叔虽知道周天水跟云鬟“极好”,但他却不知周天水是个女子,便觉着她跟云鬟太亲近了有些不妥当。

  谁知周天水是个急性子,说话间,便探头望了一眼,猛地见云鬟坐在里头,便笑着跳了进来。

  陈叔无奈,只得回到柜子后面儿,假作收拾布料的,一边儿偷眼打量。

  周天水见云鬟也不做声,又碍于陈叔在跟前儿,便上前道:“小谢,你如何悄无声息在这儿呢?我今儿出城了。”

  ——今日因白清辉出城勘查,周天水怕有不妥,便一路跟随,只因云鬟毕竟在本地已经熟络,又是官差,跟霍城等众捕快也都极好,所以倒也放心。

  云鬟方道:“是了,大人可回来了?”

  周天水拉了一张竹椅在她旁边坐了:“回来了,一路上倒也顺利,只是有一段山路,马失前蹄,差点儿把大人摔了。”

  云鬟这才真正留心起来:“大人可还好么?”

  周天水笑道:“你放心,虽看着跟瓷娃娃一般的人,可却很有血气刚性呢,等闲也摔不坏。”

  云鬟啼笑皆非,忽然见天色暗了下来,忙起身:“我还要回衙门一趟。”

  陈叔见她在店内恍惚了半晌,哪里放心,忙拦着道:“有什么大事呢,都这会子了,明儿再去也使得。”

  云鬟摇头:“我只去说一声,即刻就回去了。”

  周天水也看出她有些异常,起身道:“我陪你。”

  陈叔本想劝阻,然而见云鬟并没说什么,只得作罢。

  黄昏时分,家家炊烟,街头上玩闹的孩童也被叫了回家吃饭,街头竟变得寂静。

  云鬟缓步踏过青石板路,一声不响。

  周天水问道:“你怎么了?有心事?”

  云鬟回头看她一眼,先是摇了摇头,又走片刻,眼见县衙在望,才道:“周姐姐,你有没有……心里格外钦慕的人?”

  周天水听了,即刻笑道:“有啊。”

  云鬟便问是谁,周天水眼珠子骨碌碌转动,却并不肯说,只道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那你呢?”

  云鬟轻声道:“我、也有,我……想做像他那样的人,必定会强大,温和,百毒不侵,这世间没有任何困难能够让他退步。”说话间,眼底方透出些许亮色,仿佛能透过这蕴愁的黄昏薄暮,看到明亮微光。

  周天水睁大双眸:“说的这样……那个人是谁?”

  云鬟微微一笑,低头徐步而行。

  周天水等不到回答,想了会子,含笑说道:“我心中那个人,他么……倒是也跟你说的差不许多,也是很强大,很温和,百毒不侵,无坚不摧……”

  说到“百毒不侵”之时,便忍不住笑了,又轻声道:“可是呢,我不会做像他那样的人,一来做不到,二来,世间只有一个他就足够了,而我,只需要……”

  向来明媚灿烂的女孩儿,说到最后,声音里竟带了一丝温柔之意,慢慢也低下头去。

  云鬟转头看她,虽然仍有些话想问,却觉得已经足够了,便点了点头。

  如此寂寞的一段路,因为这寥寥几句的说话,竟显得意境悠远起来。

  进了县衙后,知道白清辉此刻必在书房,云鬟便一路前往,县衙的玉兰树开的略早,薄暮之中,小径儿好些花瓣零落,云鬟慢慢止步,从地上捡起一片花瓣。

  抬头时,见眼前一盏灯火幽幽,从开着的窗扇中,能看见白清辉端坐桌后,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,仿佛是妙手雕成的玉人,因隔着十数步远,乍然一看,那股超然的冷静安稳气度,竟仿佛不是白清辉,而是另一个人。

  云鬟出神瞧了会儿,夜风将手中花瓣掀动,吹了吹,便飘零在地。

  白清辉见云鬟此刻来到,却并不觉着诧异,只抬头道:“可是为了胭脂阁的事?”

  原来他从城外回来后,霍城便向他禀明了今日发生之事,今夜那胭脂阁的春兰翠羽两位姑娘,并徐沉舟三个人,都仍在县衙牢中呢。

  云鬟道:“是。”又问:“大人,我是不是造次了。”

  白清辉道:“你指的是叫霍捕头带回了他们三人么?无妨,你做的很好。”说话间,一直都并不抬头,说完这句,才把手中的卷册合起,道:“只不过,你是如何发现并没有人真的被杀死,只是徐沉舟跟春兰自扮自演出来的?”

  云鬟也正是想来告知白清辉其中内情的。当下便道:“我初到楼中,见上下众人之时,便发现有数人神色不对,如春兰的丫头梦儿,以及邻房的妓/女,而现场所见,地上跟榻上的血渍形状,更似是被人泼洒而成,毫无任何挣扎痕迹。”

  白清辉点头,当时云鬟见此之后,心里已经疑惑,再加上那鸨母引她上楼之时曾极夸奖春兰,说她一露面便万众瞩目似的,再加上春兰乃是头牌,她的一举一动自然有许多人留意。

  可距离她房间最近的两人,却都是一脸无谓。

  而且那丫头梦儿的表现也十分可疑,看着心虚,却并非十分慌怕,云鬟又听她说送“汤”给春兰,才叫霍城去厨房查看。

  果然霍城领命后,在厨房内找到了那“汤”锅,虽是被浸在水中,边角却干着一层血未曾被洗净。

  当下霍城便在底下叫了梦儿来审问,梦儿胆怯,才招认是春兰让她准备些鲜猪血,只做送汤的,拿来屋子里,又叮嘱不许给人知道。

  再加上云鬟曾看过春兰房中的首饰——自知道出自徐记,又见翠羽对那金花爱不释手,若不是新的的,自然不会如此喜欢。

  偏偏翠羽自作聪明,竟否认徐沉舟在她房中过,云鬟便猜此事有徐沉舟在内。

  何况霍城曾带人上下搜查过一遍,却没找到春兰,想必是春兰泼洒了血之后,便趁人不备,躲到了旁边翠羽房中,当霍城搜寻之时,翠羽配合徐沉舟,只做出在榻上胡天胡地的模样。霍城自不会强自入内再细查,便如此瞒天过海。

  综上所有,云鬟便知道必然是徐沉舟在内搞鬼,又见翠羽的眼神不时地往帐子后飘移,越发认定了,果然一问就着。

  白清辉听了,面上浮出一抹笑意:“果然很好。”赞了两声,忽然问道:“是了,你下午做什么去了?如何这会儿才回来?”

  云鬟见问,便垂了眼皮:“我、我忽然觉着身上不好……就……”她迟疑着说了个小谎,还未说完,白清辉已经起身,竟走到她身前,问道:“既然身上不适,如何还要强来衙门?是哪里不好?”

  云鬟眨了眨眼,忽然口涩的很,竟答不上来。

  白清辉默默地打量了她片刻,忽然说:“若是累了,不要过于勉强,你毕竟才接手……索性就在可园多歇息些时日。”

  云鬟正欲回绝,白清辉略微迟疑,又道:“另外,我想我该告诉你一件事……”

  云鬟见他竟有难得一见的犹豫之色,不由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  白清辉道:“方才接到吏部发来的文书,说是

  作者有话要说:江夏那边水匪为患,朝廷正在调兵,定在钱塘江操练,让本县配合……”

  云鬟听到“江夏口”三个字,心竟一跳。

  白清辉停了停,才道:“还有,我收到季陶然来信……他说,晏王世子主动请战,似乎也会来至钱塘练兵。”

  桌上烛光随风一荡。

  迟到的三更君,谢谢小天使们!!好吧,看看这个,才又鼓起一点勇气。

  只是不细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……六的人马这么多啊

  ***

  六六:是的,就是这么拉风……我要给我的人一点么么哒!(づ ̄3 ̄)づ

  小白:流苏需要你的么么哒~

  六六:你……给我等着,六爷很快就来爱抚你~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