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最新域址 www

等着颜寒从教室里拿好东西下了楼来,一行人踩着皑皑白雪,慢吞吞地朝校门外走去。由于是彩排时间,上自习的同学寥寥无几,路上不时会碰见几个相熟的面孔。各自点点头,便不再多话。

王兰挽着安然的胳膊,叽叽喳喳地走在最前头,叶梓和颜寒并肩走在她俩身后,不时小声地说着悄悄话。自然而然的,夏小小和闫磊,则一脸尴尬地落在了最后头。

“你手里的东西,拎着重不重?”夏小小指了指闫磊手上拎着的,装着表演服的袋子,没话找话,“要不要我帮你拎一会?”

“不重。”闫磊摇摇头,“这点东西,哪里还用你们女生动手。”

“哦……”话题终止,两人又陷入了沉默。

“你冷不冷?”这次开口的,是闫磊。

“还好。”夏小小刻意离远了一些,伸手接了一片雪花,“可能是今晚在下雪的缘故吧——下雪不冷化雪冷。是什么原理来着?初中学过的都忘了……我物理向来不行。”说完轻轻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“因为下雪是由气体水蒸气升华为固体雪,是物理上的升华过程,升华是放出热量的过程,所以周围的人不会感觉冷。而化雪是固体冰块凝华为水蒸气,是物理上的凝华过程,凝华是吸收周围热量的过程,所以周围的人会感觉冷。”

闫磊听了夏小小的话,竟然真的一本正经地回答了这个问题。然而转头望了望,现一旁的她仍然一脸迷茫,于是赶紧改口。

“通俗一点说就是——下雪的时候雪不会吸收空气中的热量,雪融化的时候,会吸收空气中的热量,导致空气中的温度降低,人就会感觉到冷。”

“啊……是这样。”夏小小似乎有些明白,又似乎有些不明白,最后只好自嘲地开口笑笑,“看来我这个脑袋不灵光,高二的时候,还是学文科好了。反正我这么笨,什么也学不好做不好……”

“你别这么说。”闫磊微微皱了皱眉,低声开口,“其实你一点也不笨,反而很聪明。就像安然他们几个说的,你就是太缺乏自信,看不到自己的闪光点。”

吃着西瓜戴着草帽的清凉妹妹

“闪光点?”夏小小的眼里腾起一丝亮光,但又很快熄灭了,她喃喃自语,“我有吗?连睡眠都控制不了的人,哪里还有什么闪光点……”

“你当然有。”闫磊的语气肯定,似乎是担心夏小小不相信,于是接着补充说了下去,“比方说,你写的字很好看,教室的黑板报都由你负责。你的文章写得很好,作文常常得高分。你的心肠很软,常常看到你喂路边的野猫。你会说很多很多的冷笑话,逗得旁人哈哈大笑,因而今晚的相声才会赢得满堂喝彩。你的性格很开朗,和你相处起来,会让人感觉很舒服。其实还有很多很多,只不过你自己却不自知。”

夏小小听了闫磊的这番话,倏忽之间红了脸颊。她竟不知道,闫磊对她观察得如此细致。同时却又产生了一丝担忧,心里徒添了些许负担。

自从闫磊对她袒露了心胸之后,两人之间的相处,变得有些尴尬,处处透着别扭。或者说,别扭的,是夏小小本人,至于闫磊,反倒显得坦然许多。

兴许是察觉到夏小小异常的安静,闫磊摸了摸后脑勺,转脸轻声问到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我又说错了什么话?”

“没有。”夏小小连连摇头,“我是有些不敢相信,我真的有你说得这么好吗?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夸过我。”

夏小小说得是实话,虽然从小到大,父母对自己的爱半分不少,甚至因为特殊的病情,对自己有些溺爱。但是,他们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想法或做法,给过一次肯定。更多时候,他们提前为自己计划好了一切,并不关心她内心真正的想法。久而久之,在他们面前,自己该做什么,该说什么,她都已经明了。

虽然夏小小看上去很是开朗阳光,然而每每独处的时候,她却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烦恼和忧愁。她常常在日记里,称呼自己为双面人,事实上,她确信这一点。

夏小小打心底里,是很自卑的。她需要肯定,但是却没人那样做。因而,刚刚听了闫磊的那番话,她心里感触颇多,不知不觉红了眼眶。

走出了校门口,安然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,见夏小小和闫磊远远地落下了后面,两人的表情,在路灯的照射下有些微妙。她轻轻笑出了声,本想着随他俩吧,好不容易有这么个独处的机会。

然而一旁的王兰也回过头去,朝着夏小小大声喊了一声:“小小!闫磊!你俩在后面磨蹭什么呢?快点跟上。待会店要关门了!”

“哦!来了。”夏小小慌乱间,抬手擦了擦眼角,脚下加快了度。闫磊望着夏小小的身影,微微愣了愣神,随即跟了上去。

夏小小追上来,挽住王兰的胳膊,朝前有些。安然见状,刻意放慢了步伐:“哎哟!我的腿有点疼,你俩走得快,先去店里候着。”

“切!刚才还健步如飞呢。”王兰扭头嘟着嘴白了安然一眼,拉着夏小小朝前快走了几步,不忘回头招呼着叶梓和颜寒两人,“还有你们俩!别只顾着卿卿我我,赶紧走啦~”

“是是是!我的大小姐~”叶梓耸了耸肩,拉着颜寒的手,转眼追了上去,“您这是急着去“投胎”呢~”

“呸呸呸!有你这么说话的嘛!”王兰不满地抱怨一句,“你们这些人啊!一个个那么磨磨叽叽的,要不是有我在你们身边督促着,真不知道你们该怎么办……”

安然听着他们的打趣,不由笑弯了腰,恰好这时闫磊从身边经过,她赶忙伸手拉住了他,小声地对他说。

“闫磊,你等我一下。”

“欸?”闫磊看了一眼走在前头的夏小小,随后目光停留在安然的膝盖上,顿时明白过来,“哦,腿还疼呢?我扶着你!”

“不是这个问题。”没想到,安然却对着他摇了摇头,“先别管我的膝盖疼不疼,是我有事要问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