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x安装包

广明双手合十,“三千,世上万般烦恼,皆由执念而起。懂得放下者,方得大自在。如你这般命运多舛两世不得解脱却依旧心怀宽广的人,是极少的。救她一救吧…….”

宋二笙眉心一跳,两世?!!!她低下头,“是,谨遵师父教诲。”

换了衣服,坐在车上,宋二笙看着窗外,西装男和司机都坐在前面。车子开的很平稳,很快,上了高速,一路向南。看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,宋二笙平静的开口,“董之南还有什么话让你转告我吗?”

西装男想起上司的话,“如果她问起,你就说。如果她没问,你就什么都不用说。”

“董先生让我转告您:木木很好,迷梦也交给你了。”

宋二笙眼睫微垂,迷梦……..话说,她还真被娜娜说着了,就是老妈子的命。

车子一直开到了一个类似东林院的地方,才在一栋建筑大楼前停下。下了车,以宋二笙的嗅觉,她很清楚的知道,这个大楼,是个医院。迷梦到底怎么了…….

西装男前头带路,坐上电梯一直到了顶层,又走了一段很长的走廊,才在一个粉色的房门前停下。

敲敲门,示意宋二笙自己进去,西装男就站到了一边。宋二笙直接推门进去,就看见一间布置温馨,完全看不出是病房的小套房。再往进走,就看见靠在床头,低着头的迷梦,她身边挂着一袋无法忽视的血袋…….

迷梦原本没抬头,可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,她猛然抬头,就看见了站在自己跟前的宋二笙。有那么一瞬间,迷梦觉得自己仿佛到了天堂…….可现实就是…….手腕上的刺痛提醒着自己,她依旧在地狱里……..

“三千…….”迷梦以为自己会哭出来,可她眼睛干涩的,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。

宋二笙两辈子,见过很多种神色。当迷梦此时凝刻在脸上的木然神色,她所见不多。有些惊到她了。迷梦的眼神虽然死寂,但神态一直都是鲜活伶俐的,现在,却木然的,好像整个灵魂都被抽走了一样…….

精致粉艳佳人俏皮嘟嘟嘴

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.宋二笙扫到迷梦手腕上裹着的纱布,这是,割腕了?

拉张椅子坐下,宋二笙伸手,盖在迷梦的手背上,“疼吗?”

迷梦嗯了声,却摇摇头,“不疼…….”

宋二笙点点头,“我也觉得你不觉得疼,不然怎么会对自己下得去手…….”人有本能的求生反应,这是本性。所以割腕这种事,又疼又痛苦,不是痛感已经麻木的人,真做不出来。或者,是身体上,有更痛的地方吧……..

“你舍得我了?”宋二笙真心不觉得自己是当知心姐姐的料,因为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迷梦说话。万一刺激着她可怎么办。她是来拯救她的,要是一个弄不好,这伸出的援手,就该成了把迷梦推向深渊的助力了…….主要是,你连死都不怕,你还会害怕什么?人生之中又有什么是熬不过去的?

迷梦神色已经木然,眼神都发直,眼睛看着宋二笙,仔细对焦了很久,才对上了宋二笙的眼睛,“三千,我真的不想活了。”

“……..”宋二笙舔舔嘴唇,有点紧张,大师父说的没错,这确实很严重了。这句话迷梦之前也说过,可和现在,完全不同。

“能告诉我,为什么你不想活了吗?”宋二笙重复了一遍迷梦的话。

为什么?迷梦脑袋动了动,“我为什么要活着呢?”

这问题宋二笙还真回答不上来。为什么要活着?“为什么不活着呢?人死了,烧成一把灰,你的亲朋好友,最长就只会难过三年。过了三年,所有提起你,只是一个符号而已。或许你命好,会遇见一个对你念念不忘的人,会思念你一辈子,可要知道,是你的死,才造就了这么一个人的痴情,并毁了这个人的一生。这并不是好事啊…….”

迷梦完全听不进去。

宋二笙咳了下,“这样吧,你和我说说你的身世吧,这么多年,我一直没问过。是我对不起,现在,我想知道了。你能大度的,告诉我吗?”

迷梦好半天,嗯了声,“我知道你讨厌我,并不想知道。”

宋二笙实话实说,“不是讨厌,而是我以为,你会是我生命中,很短暂的一个过客。我本性冷漠,对外人的事就是不关心的。可是,我是错的。虽然我不知道朋友之间应该怎么样,但我相信,在你我之间,是有你我特有的一种友情的。”她习惯于统御他人,照顾他人,这种关系,并不是朋友之间该有的平等关系。

所以宋二笙觉得,或许她和迷梦这些孩子之间的感情,是只属于他们之间的另一个感情。可以算是友情的。

这是一路上,宋二笙想通的事。

她很清楚,自己既然来救迷梦了,自然就会深刻的碰触到迷梦的身世之谜,这是她身上最大的秘密。那么,作为回报,她就要清楚的分辨清楚自己对迷梦的感情。如果她没有接受迷梦,没有想通这点,没有意识到迷梦对自己的重要,她半路就会让司机停车了。就算是大师父的嘱咐,她也不想违背自己的内心。

因为违心的救下迷梦,用谎言哄骗她,只会把她带向另一个绝望之地。这种事,她是绝对不会做的。

她自来都是只问自己的真心的。

拉住迷梦的手,宋二笙认真的说,“这么多年,委屈你了。我知道你对我有算计有利用的心思,但你对我的好,我很明白。一直以来都没能好好对你,是我的错。希望你能原谅我。重新认识一下,好不好?”

宋二笙伸出手,“你好,我是宋二笙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幼稚就幼稚吧。